Evan

被三木老师蒙蔽了双眼 从师兄入了三木老师的坑 然后重新发现了翔翔的可爱! 谢谢三木老师 是因为三木老师的声音被吸引才会去了解角色的 然后被角色套牢了更喜欢三木老师了 现在为了三木老师打算去补战吧吧宠的炎帝了

【楚子航生日贺文】愿你平安喜乐

17年写给子航的生日贺文 今天突然翻到 想想现在龙五崩坏版的子航 心里很难过 索性发到lofter上吧 谨以此文献给陪伴了我六年的师兄 


*林子舟是楚子航的一半



“蒲公英”号台风要登陆了,天空像开了闸的水库,暴雨倾泻而下。顷刻间,整座城都化作了风雨飘摇中瑟瑟的孤舟,萎靡孱弱,丝毫寻不到往日的喧嚣张扬。白蒙蒙的水汽蒸腾在微小的缝隙间,远处的楼宇便显得渺远了,偶有一两束强光晕出朦胧的色块。

 林子舟撑起一把透明的圆伞,缩在铁门旁的角落里,低头盯着鞋面上的纹路发呆。

堵在校里校外的车接上孩子陆续开走了,没了人潮涌动,空气也沉默下来。

 林子舟抬头,传达室里的大爷在看报,嘴边叼着的烟半明半灭。大爷把头伸出来看了她一眼,咧开嘴笑笑,“小姑娘,还不回家啊,等会台风来了走不得啦。”林子舟挠挠头,“我等人一起走,他还有事。”大爷于是把头收了回去,缩在椅子里继续看报纸。等他看完今天的报纸,伸个懒腰再回头时,角落里已经没人了。

 

 林子舟举着伞,站在教学楼的大门外面,看见仍有间教室亮着灯。“三楼第…五间”林子舟低头默念,这个时候还在学校的也只有他了吧。

 大厅里昏暗空寂,连脚步声都被嘈杂的雨声盖过,林子舟觉得自己像穿行在古墓里的游魂。

 灰蒙蒙的雨雾遮掩了暮色,傍晚比平日还昏暗了不少,站在三楼的走廊上,亮着灯的那间教室在一排排黑洞洞的窗台中显得尤为耀眼。林子舟走到第四间教室后门,理了理鬓角的碎发,深呼吸平复心情。


楚子航站在窗台边,那个男人回了他短信,语气一如既往的欢快,甚至带着几分谄媚。他默然,心中的小刺突了出来。转身,提起水桶准备值日。

 “你…你好!”楚子航回头,看到一个单马尾的女生站在门口。“我叫林子舟,是十班的,能不能麻烦你…麻烦你…”

 她右手搓着衣角,很紧张的样子,低着头,楚子航恰好能看到她红色的头绳。想到刚走的柳淼淼,楚子航觉得他大概知道这女生要干什么了。他在心里措辞,想着怎样礼貌地拒绝她的好意。

 “麻烦你送我一程回家!”林子舟说出来后似乎窘迫极了,连耳朵都红了起来。因为出乎意料,楚子航懵了一下。

 “我爸妈今天都来不了…雨下的实在太大了,上次艺术节我是策划,帮了你一个忙,你说有事可以来找你…我下楼路过,刚好看到你还没走…”林子舟磕磕绊绊地说。楚子航点点头,说到文艺节他总算想起林子舟那件事了


那是上上个月了,仕兰艺术节上,楚子航照例要上台拉大提琴,不知为何今年他的节目被安排在倒数第二个,压轴出场。不巧的是,当天恰好是妈妈的一个闺蜜的生日,“干妈们”无论如何都希望他能提前几个小时回家,阿姨们的原话是“有这么帅气体贴的干儿子在身边才能燃起青春的活力嘛”。楚子航只好去找学生会活动部的部长协商,麻烦他帮忙把节目往前调。

 他去的时候活动部在音乐厅带妆彩排,后台乱糟糟的,来来往往的学生搬着道具,老师们大声指挥吆喝,也有人三五成群聚在一起讨论资料。部长让楚子航去找策划,说着指了指幕布旁边的一个女生。她低头趴在搬来的一套课桌上,手里拿着几张纸,楚子航只能看到她红色的头绳。人流在她身边涌动,而她端坐,几乎是静止的,像一幅定格的画面。

 楚子航走过去,停在桌前,觉得这个高度不太合适,于是随手拿了把旁边的椅子坐下,讲明缘由后策划很快答应了。楚子航点头道谢,承诺以后策划有事可以来找他之后就走了。

 今天的天气实在太反常了,从教室的窗远眺,天黑得像是深夜。就算林子舟没帮过他的忙,他也不应该在这种时候拒绝她的求助。

 “你家住在哪里?”他问道。

 “城南的红树湾……你顺路吗?”林子舟的头又低下去了。

 “嗯。”楚子航点点头。“车快到了,你先坐在这里等一会吧。”交代完后楚子航提起水桶继续擦黑板。

 “要…要我帮忙吗?”林子舟从踏进这间教室起就变成小结巴了。

 楚子航摇摇头,绰起黑板擦用力地擦了起来。全神贯注,把脑子放空,什么也不想。


惨白的氙灯划破了雨夜,那辆迈巴赫缓缓驶入仕兰校园。楚子航最后检查了一遍门窗,和林子舟并肩下楼。

 雨丝从长廊吹进大厅里,站在楼梯口都能感觉到水汽临面,林子舟撑开伞,遮住楚子航。“一起打吧。”她扯了扯楚子航的衣角。楚子航点点头,接过了那把透明圆伞。

 林子舟和楚子航并肩行在暴雨中,头上一方圆伞此时像层可靠的厚屏障,带来令人心安的庇护。如果雨再下的小一点,倒是有几分雨中漫步的浪漫遐想了。短短几步路,却让林子舟感慨颇多。想到她的期望和此行的目的,更有种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文艺伤感。

 至于楚子航,他只觉得今天的雨下的真大,妈妈在久光大厦大概要待很久了……


或许是因为远远看到楚子航和林子舟打了伞,男人没有殷勤的下车撑伞,但上车以后还是止不住地絮絮叨叨。

 “你好你好,是子航的同学吧?家长没来接吗?这雨下的可不小,姑娘家家的可不好一个人回去。叔叔送你叔叔送你,别客气别客气。这么大的雨,刚刚走过来身上淋湿了吧,我给你们把后排的加热座椅打开,谁用谁知道,舒服得要死!”

 林子舟莫名有种见家长的紧张,但面对其他人总算是比对楚子航自然多了。她垂下了头,红着脸,礼貌地应道,“我爸妈今天都有事,实在是来不了了,谢谢叔叔,真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

 “诶,别这么说嘛,这算什么。坐好了啊,我们走了!”楚天骄清了清嗓子,对樱桃木的中控制台说,“启动!”模样极其骚包。 

 

 林子舟仔细打量着他的侧脸,真的一点都看不出S级混血种的样子。这些年男人把自己隐藏的太好了,他戴着数不清的皮在世间游荡,在人与龙之间周旋,或许只有在身上流着他一半血的楚子航面前,才能稍稍喘息,露几分俏皮乐观,以希冀让儿子也活得开心点。

 毕竟这世界上阴暗的东西太多了。尽管他努力把黑暗挡在楚子航看不到的地方,但是以混血种的预感,他也隐约窥探到了自己的努力即将告破。那些他极力阻挡的阴影犹如附骨之疽,伸出利爪极力想把楚子航拉进他们的世界。

 

楚天骄忧心焦躁却不害怕,他相信楚子航,他的儿子肯定能搞定这些。只是出于为人父母的本能,谁不希望孩子无忧无虑,他希望楚子航能多开心几年,他现在才十六岁,还是个孩子呢……楚天骄想着想着不禁出神。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在这点上,楚天骄倒是和林子舟不谋而合。林子舟此行就是想让楚家父子避开尼伯龙根,推迟楚子航觉醒的日子,让他多开心几年。这个计划不难,她提前一个月来到这边,找个机会和楚子航套上近乎,等蒲公英之夜蹭车,借口自己家在反方向,阻止楚爹上尼伯龙根就好了。此外的时间林子舟大都用来躲在楚子航不知道的角落里偷偷看着他或者光明正大的和班上的女生一起看着她,仿佛想把这些年的份都补上。


卡塞尔的楚子航喜欢打篮球因为那是男人教会他的运动,现在的楚子航更文静些。尽管刚升上高中就已经受到了大多数异性追捧,显出了几分“此獠当诛榜隐藏第一”的潜质,他最常见的消遣却是看书。经常被人用来装逼的热门名著很多,林子舟好几次看到他在看《上帝掷骰子吗》、《时间简史》、《全球通史》这类书,但像主要内容是介绍“孤独的乔治”之流的冷门读物他也很热衷。林子舟甚至看到过他看讨论妇女问题的《镜花缘》。

 林子舟还逃过课去训练室看楚子航拉大提琴。大提琴音色浑厚低沉,却有开朗的性格,适合抒情的旋律,就像如今的楚子航。落日的余晖洒在他身上,睫毛染成了灿金,落地窗前是一道纤长孤独的影子,低悠的乐音流淌在封闭的教室里,这情境如此温暖动人,以致让林子舟落泪。这样温暖的人,舍不得让他直面世界的黑暗啊。

 林子舟最大的遗憾是不能陪楚子航过一次生日,她在完成心愿后最多再待半个月就要离开了。但她还是怀着一腔不可言说的少女情怀,学着给楚子航织了一条深蓝格子纹的围巾。以前还和好友讨论过,楚子航收到女生送的围巾会有什么反应,林子舟坚持相信他会礼貌地收好并回礼。如今有机会验证,林子舟很是激动。她上个周末就把围巾织好了,但还没来得及送出去。下个周送给他好了,就说是作为送自己回家的谢礼……送礼的时候要不要换个特别一点发带呢?虽然知道楚子航根本不会注意这些——他那样的人,走坐间都像一把凛冽的剑——但林子舟还是忍不住想这些有的没的。


林子舟回忆着这一个月里关于楚子航的点点滴滴,一直到车内回荡起沙哑的爱尔兰女声才回过神。是那首《Daily Growing》。

"Many an hour I have watched him all alone."

 这首北爱尔兰民歌以其歌声粗犷,意味涵蕴的反差闻名。然而林子舟总觉得它的腔调像一首蒙古民歌,让人想到靠在蒙古包上拉马头琴的圆脸壮汉。所以比起Altan,她更喜欢Sandy Paton的版本。

可能是因为今天有外人在,楚天骄没有唠叨那些“让你后爸给你找关系”的事,车内很沉默,林子舟倒没觉得有什么尴尬的,楚子航应该也是,他垂着眼看着窗外发呆。林子舟也喜欢发呆,但是今天好不容易离楚子航这么近,用来发呆好像有些浪费,又没到能数睫毛的距离。

 林子舟不是没想过伪装成小龙女那种反差萌的活泼话唠,但她们的性格实在差的太大了。林子舟慢热,敏感,面对生人的时候还显得有些木讷。她清楚自己的毛病,这些年慢慢学着改,留给人的第一印象大都是开朗外向好相处,但是在楚子航面前,在这个对她来说独一无二的男孩面前,她不想勉强自己了。坐在他身边就有一种安心的感觉,平时极力压抑的倦怠也浮了上来,心里就有些自暴自弃,还有…一点委屈,这委屈真是够矫情的。

 迈巴赫无声地在暴雨中穿行,通往尼伯龙根的命运路口被略过,艰难的堵车后终是到了林子舟家,出奇得顺利。

 “叔叔再见,楚子航再见。”林子舟撑伞下车。楚天骄挥挥手寒暄了两句,开车离开。

 林子舟撑着伞,在暴雨伫立了许久,目送银灰色远去。心情怅惘,就这样结束了。

 林子舟很清楚早已注定的命运是无法改变的,那双金色瞳孔仍在某处注视着楚子航,注视着那个带有世界树徽章的箱子。少年终要踏上屠龙之路,独自面对铁与血。她只是想在那天来临之前,尽力让楚子航开心些。如果有的选,她不要他成为杀胚师兄,只愿他一生顺遂,平安喜乐。

———————子航生日快乐————

电影快上映吧

占tag抱歉 最近补 切尔诺贝利·禁区 发现俄剧也很有质感啊 从通灵之战就一直觉得俄语挺好听的 而且长相是不一样的好看(巴沙还是动起来好看
第二部结尾黑化巴沙走啊走 我脑子里只有巴沙去哪儿(捂脸
虽然第一季逻辑好一点但第二季爽啊!都要被巴沙虐成粉了 86版毁容巴沙也太惨了 都不敢想象原时间线四人全挂以后他怎么去美国阻止克莱尔的 看着伙伴们又一次一个一个死在自己面前 “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了” 毁容之后等了27年帮主线巴沙 退场前那个笑心酸到我都想哭了
主线巴沙也吹爆!不管是黑化前还是黑化后都是完美人设啊!特别是结尾逼德莱克吞枪简直燃爆!这么棒的小哥不演戏真是太可惜了 为啥要息影啊……
总之希望电影赶快上映吧 据说有四个不同的结局

第二季结尾黑化巴沙走啊走 我脑子里只有巴沙去哪儿(捂脸

午餐捐赠已经快七万份了❤️学生党尽一点绵薄之力,希望有你的足迹留在这世上,希望以你的名义帮助更多的人,希望你的荣光有人享,你的苦痛有人陪。

隔着15个小时的时差等动漫首播,大家太热情了,b站的服务器都挤爆了,刷出第二集的时候好激动~